宰相只是寫了青鵝兩個字 武則天為什麼要殺他

2022-04-27 06:50:48 字數 2160 閱讀 8145

前言

慎而言,將有和之;慎而身,將有隨之。——武則天

在中國的歷史上,秦始皇建立了第一個封建大一統的王朝,而在隨後的歷朝歷代之中,幾乎所有的皇帝在自己去世之前,都會有設立一個“顧命大臣”的習慣。其實“顧命大臣”就是皇帝在自己臨終之前進行託付治國的大臣,最主要的職責就是要在新皇帝上任之後進行輔佐,幫助新皇帝能夠更快的熟悉掌握朝政。

雖然說歷朝歷代的皇帝們在臨終之前都非常熱衷於設立“顧命大臣”,可是最讓我們覺得意思的事情是,在歷史上能夠完成皇帝臨終前所託付任務的大臣卻是為數不多的。在古代的各個朝代之中,皇帝“臨終託孤”於大臣的非常多,在很多時候皇帝在臨終之前所託付的大臣卻並不是那麼的稱職,有的大臣不但沒有遵從老皇帝的意見去輔佐新上任的皇帝,反而他們還會去欺壓新上任的皇帝,甚至是可能會行廢立之禮。

“顧命託孤”

因此,歷朝歷代中的那些大臣幾乎都是沒有什麼好下場的,一部分的大臣是因為得罪了新上任的大臣,而更多的大臣則是先行背棄了老皇帝顧命大臣的重大職責。就像在明朝時期的張居正,還有我們大部分人都熟悉的那個大名鼎鼎的鰲拜,這兩個人就是違背顧命大臣職責最好的一個例子。

但是要說沒有一個好的顧命大臣那也是不可能的,就像唐朝時期的裴炎,這位大臣就是當年唐高宗李治在臨終之前親自進行挑選的顧命託孤的大臣,可是原本可以前途一片光明的裴炎卻自己親手葬送了自己的前程,他親手將自己應該好好輔佐的新皇帝給廢黜了。能猜到,裴炎最終的下場也並不是那麼好,後來被因為試圖謀反的罪名斬首了,下令殺他的人正是第一位女皇帝——武則天。

武則天作為歷史上第一位登基的女皇帝,已經是非常了不起的了,雖然她是一介女流,但其實她自身的政治領導才能還是非常出眾的。一路上憑藉著自己過人的膽識和驚人的手段,最終也成功地俘獲了李唐一手打下的江山。因為武則天是首位女性身份的皇帝,所以她在剛上位期間的政權特別不穩定,這也讓她承受了巨大的壓力。為了能夠完全剷除所有對自己有威脅的人,在她進行掌權期間,不但殺死了很多的皇室貴族,同時無數的前朝大臣也死於她的手下。

因“青鵝”二字被斬首

裴炎出生於一個高貴的大家族,小時候的他就非常有才華,在長大之後更是如此,所以在之後,他憑藉著自己的才華被高宗重用起來,封官加爵,而且他還十分的忠誠,正因為他的忠貞,博學多才,在高宗去世之前,他就被選為顧命託孤的人選,負責幫助李顯輔佐朝政。但是因為後來和李顯發生了一些衝突,最終選擇和武則天合力剷除掉了李顯,此時的裴炎也已經得到了武則天足夠的信任。因此,武則天能夠登上帝位,裴炎的功勞絕對是非常大的。

但是在後來的時候,裴炎仍舊受到了武則天的懷疑和猜忌。起初是因為徐敬業所製造的一些混亂,隨後因為裴炎寫給徐敬業的一封信,最終讓他落到了斬首的下場。關於裴炎被武則天斬首這個事情,引起了很多人的爭議。在當時李旦即位了之後,武則天就開始掌管朝政,但是這個時候有大臣上書請求應該設立一個武士七廟。但是對於這個舉動,裴炎則表示強烈反對,這件事情也引起了武則天的強烈不滿。

裴炎給徐敬業寫了一封信,而這封信最終進行一番波折之後便到了皇帝的手中,在看到這封信之後,武則天當即下令剷除裴炎。而大殿中的很多人卻非常不理解這封信中的內容,當然了,尤其是對於“青鵝”二字。對於“青鵝”這兩個字,眾多的朝中大臣都無法理解,武則天僅僅因為“青鵝”二字就輕易的將大臣裴炎斬首,僅憑兩個字殺一個人,要誰都是不敢信的。而武則天迴應表示。將“青鵝”二字拆開來念。

“青鵝”究竟有何意

面對眾多大臣們的不解,武則天使用了拆字法進行解答。原來,“青鵝”二字中的“青”字可以將它上下拆分為“青鵝”,“鵝”字就可以進行左右拆分為“我自與”。將這連線在一起之後,武則天就覺得裴炎是計劃著在12月的時候和徐敬業的義軍所合作,這可能會威脅到武則天的統治地位。

在武則天看來,這兩個字就是大逆不道的,並且還帶有謀反的意思,而武則天在之前就正發愁沒有辦法除掉裴炎,此時終於等到了這個有說服力的機會,絕對是不能放過的。其實,想一想這樣的理由並不完全正確,其中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武則天原本就想要除掉裴炎。

而真正殺掉裴炎的原因就是在裴炎的心中,他其實一直是反對武則天統治朝政的,即便是他和武則天一起廢除了李顯,但僅僅也是因為要依靠當時的皇太后武則天在朝中的勢力罷了。只有先除掉李顯,裴炎就能夠在日後輕易的掌權,他認為武則天畢竟只是一個女人,也是絕對沒有辦法進行掌管朝政的。

結語以色事人,不能久已。——武則天

雖然說裴炎的文學才能真的非常出眾,是一位具有曠世之才的人,可是他的政治嗅覺真的不是太好,顯然不適合在官場之上打拼,高宗選擇他為顧命託孤的人選,現在一看也的確是選錯了人,但是在當時高宗選大臣的時候,其實朝中的大部分大臣早已經歸屬於武則天了。無論從哪個方面看,終歸還是這個大臣不太稱職罷了,有了現在的下場我們也是能夠料到的。

參考文獻

《名人語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