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 國風 考槃原文 譯文以及鑑賞

2022-04-27 04:30:38 字數 1227 閱讀 7366

考槃佚名 〔先秦〕

考槃在澗,碩人之寬。獨寐寤言,永矢弗諼。

考槃在阿,碩人之薖。獨寐寤歌,永矢弗過。

考槃在陸,碩人之軸。獨寐寤宿,永矢弗告。

譯文築成木屋山澗間,賢人居住天地寬。獨眠獨醒獨自言,永記快樂不言傳。

築成木屋山之坡,賢人居如安樂窩。獨眠獨醒獨自歌,絕不走出這山阿。

築成木屋在高原,賢人在此獨盤桓。獨眠獨醒獨自宿,此中樂趣不能言。

鑑賞這是一首隱士的讚歌。題目就包涵著讚美的意思。《毛傳》說:“考,成;槃,樂。”朱熹《詩集傳》引陳傅良的說明:“考,扣也;盤,器名。蓋扣之以節歌,如鼓盆拊缶之為樂也。”黃薰《詩解》說:“考槃者,猶考擊其樂以自樂也。”總之,題目定下一個愉悅讚美的感情調子。

全詩分三章,變化不大,意思連貫。無論這位隱士生活在水湄山間,無論他的言辭行動,都顯示暢快自由的樣子。詩反覆吟詠這些言行形象,用復沓的方式,增強詩歌的藝術表現力。

此詩集中描寫兩個內容。一個內容是隱士形象。“碩人”一詞,本身就帶有身體高大與思想高尚雙重含義。全詩反覆強調“碩人之寬”“碩人之薖”“碩人之軸”,突出“寬”“薖”“軸”,實際上表示隱士的生活是自由舒暢的,心胸是寬廣高尚的。他遠離濁世,又使濁世景仰。因此,這個隱士雖然隱居山間水際,但仍然是受人們敬重仰羨的社會人。隱士是賢者,處身於窮鄉僻壤。碩人是隱士,是賢者,是有高尚思想寬廣胸襟的偉人,對此詩歌反覆吟詠,詩內詩外,都得到表現。詩中描寫的另一個內容,是隱居的環境。“考槃在澗”“考槃在阿”“考槃在陸”,無論在水澗、山丘、高原,都是人群生活較少的地方。隱士之所以叫做隱,當然並不僅僅在於遠離社會生活。雖說前人有“大隱於朝,中隱於市,小隱於野”的說法,在朝廷、市井之中做隱士不是不可以;不過,一般說來,隱士大多數指遠離人群集中活動的範圍,到山林、水際、海島等較荒僻地方去生活的一批人。隱士也可以說是自願從社會中自我放逐者。詩歌採用了正面烘托的手法,把隱居的環境寫得幽靜雅緻。山澗、山丘、黃土高坡,都不涉一筆荒蕪、淒涼、冷落,反而成為一個符合隱士所居的幽雅環境。那麼,賢良的隱士在幽雅的環境中,就如魚得水,散步、歌唱、遊賞,自得其樂,舒暢自由。於是,隱居之樂也永遠不能忘卻,更不想離去了。賢人、幽境、愉悅三者相結合,強烈地表達出碩人的隱居,是一種高尚而快樂的行為,是應該受到社會尊重讚美的。

詩歌每章一韻,使四言一句,四句一章的格式,在整齊中見出變化。全詩以山澗小屋與獨居的人心境對照,木屋雖小,只感覺天地之寬。環境之美,留戀不出,尤其是一“獨寐寤言”的勾勒,境界全出,在自我的天地之中,獨自一人睡,獨自一人醒,獨一個人說話,早已是恍然忘世,凸現出一個鮮明生動的隱者形象。作筆的簡練,選項取的鏡頭之典型,人物是呼之欲出,境之耐人尋,確有妙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