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 周頌 豐年原文 譯文以及鑑賞

2022-04-27 04:10:55 字數 802 閱讀 7808

豐年

佚名 〔先秦〕

豐年多黍多稌,亦有高廩,萬億及秭。為酒為醴,烝畀祖妣。以洽百禮,降福孔皆。

譯文豐收年景谷物多,高大糧倉一座座。儲存億萬新稻糧,釀成美酒甜又香,獻給祖先來品嚐。配合祭典很適當,普降福祿多吉祥。

鑑賞此詩的開頭很有特色。它描寫豐收,純以靜態:許許多多的糧食穀物(黍、稌),貯藏糧食的高大倉廩,再加上抽象的難以計算的數字(萬、億、秭)。這些靜態匯成一片壯觀的豐收景象,自然是為顯示西周王朝國勢的強盛,而透過靜態,表現出後面億萬農夫長年辛勞的動態。寓動於靜之中,寫來筆墨十分經濟,又給讀者留下思想馳騁的廣闊天地。不過,在周王室看來,來之不易的豐收既是人事,更是天意,所謂“謀事在人,成事在天”,豐收歸根結底是上天的恩賜,所以詩的後半部分就是感謝上天。

因豐收而致謝,以豐收的果實祭祀最為恰當,故而詩中寫道:“為酒為醴(用豐收的糧食製成),烝畀祖妣。”祭享“祖妣”,是通過先祖之靈實現天人之溝通。也由於豐收,祭品豐盛,能夠“以洽百禮”,面面俱到。“降福孔皆”既是對神靈已賜恩澤的讚頌,也是對神靈進一步普遍賜福的祈求。身處難以駕馭大自然、難以主宰自己命運的時代,人們祈求神靈保佑的願望尤其強烈,《周頌·豐年》既著眼於現

在,更著眼於未來,與其說是周人善於深謀遠慮,不如說是他們深感缺乏主宰自己命運能力的無奈。

“萬億及秭。為酒為醴,烝畀祖妣,以洽百禮”四句,在周頌的另一篇作品《周頌·載芟》中也一字不易地出現,其情況與頌詩中某些重複出現的套話有所不同。在《周頌·豐年》中,前兩句是實寫豐收與祭品(用豐收果實製成),後兩句則是祭祀的實寫;《周頌·載芟》中用此四句,卻是對於豐年的祈求和嚮往。可見《周頌·載芟》是把《周頌·豐年》中所寫的現實移植為理想,這恰恰可以反映當時豐年的難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