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志異 張貢士篇講了什麼故事?原文是怎樣的呢?

2022-04-26 19:51:06 字數 714 閱讀 2235

聊齋志異《張貢士》原文

安邱張貢士[1],寢疾[2],仰臥床頭。忽見心頭有小人出,長僅半尺;儒冠儒服,作徘優狀[3].唱崑山曲[4],音調清澈,說白自道名貫[5],一與己同;所唱節末[6],皆其生平所遭。四折既畢,吟詩而沒[7].張猶記其梗概,為人述之。

聊齋志異《張貢士》翻譯

安丘有個張貢士,因生病仰躺在床頭上。忽見從自己的心窩裡鑽出來一個小人,身長僅有半尺高。他頭戴著讀書人的帽子,穿著讀書人的衣服,動作像個歌舞藝人。他唱著崑山曲,音調清徹動聽。道白、自報的姓名籍貫都和張貢士的一樣了;所唱的內容情節,也都是張貢士生平所經歷的事情。四折戲文都唱完了,小人又吟了一首詩,才消失不見了。張貢士還記得戲文的大概內容,為人講述過。

聊齋志異《張貢士》賞析

高西園晤杞園先生,曾細詢之,猶述其曲文,惜不能全憶。高西園雲:“向讀漁洋先生‘池北偶談’,見有記心頭小人者,為安丘張某事。餘素善安丘張卯君,意必其宗屬也。一日,晤間問及,始知即卯君事。詢其本末,雲當病起時,所記崑山曲者,無一字遺,皆手錄成冊,後其嫂夫人以為不祥語,焚棄之。每從酒邊茶餘,猶能記其尾聲,常舉以誦客。今並識之,以廣異聞。其詞雲:‘詩云子曰都休講,不過是都都平丈(相傳一邨塾師訓童子讀論語,字多訛謬。其尤堪笑者,讀“鬱郁乎文哉”為“都都平丈我”)。全憑著佛留一百二十行(村塾中有訓蒙要書,名“莊農雜學”。其開章雲:佛留一百二十行,惟有莊農打頭強,最為鄙俚)。’玩其語意,似自道其生平寥落,晚為農家作塾師,主人慢之,而為是曲。意者:夙世老儒,其卯君前身乎?卯君名在辛,善漢隸篆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