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遇十二首 其二》該怎樣鑑賞?創作背景是什麼?

2022-04-26 19:42:37 字數 398 閱讀 8784

感遇十二首·其二

張九齡 〔唐代〕

幽人歸獨臥,滯慮洗孤清。

持此謝高鳥,因之傳遠情。

日夕懷空意,人誰感至精?

飛沉理自隔,何所慰吾誠?

譯文歸隱到這幽靜的山林以來,每天都獨自高臥在林泉之下,積聚的愁慮被洗滌得乾乾淨淨。

我想拿這些來感謝那高飛的鳥兒,因要託她傳達我這遙遠的情懷。

日日夜夜我空懷著這無限情意,可是又有誰能體會到我至誠的情意呢?

那飛鳥和沉魚本來就情趣相隔,又怎麼能慰解我的心懷情意?

註釋高鳥:高飛的鳥。

飛沉:指鳥和魚。

賞析這是一種修行境界在打坐中感受到淡泊明智、寧靜致遠。這種心如虛空唯一至精的感受誰能知道呢?對自己還沒有達道的功夫的謙虛還是經常有一點心亂,想更上一個境界一念不生是謂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