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徽之《寒食寄鄭起侍郎》 “柳映門”是寒食特有之景

2022-04-26 19:42:36 字數 1168 閱讀 5716

楊徽之(921年—1000年),字仲猷,建州浦城(今福建浦城)人。五代後周至北宋時期大臣、藏書家、詩人。楊徽之著有文集20卷,今已散佚。宋僧文寶曾高度讚美其詩,稱:“當以天地皓露滌筆於金甌雪碗中,方與此詩神骨相投。”清代紀昀甚至說,在當時詩壇的“一望黃茅自葦之中”,楊徽之的詩“如疏花獨笑”(《瀛奎律髓匯評》卷四十二)。《全唐詩》存其詩1首,斷句4句。《全唐詩外編》補詩1首,斷句8句。皆為他入宋前所作作品。《全宋詩》錄其詩九首。那麼下面趣歷史小編就為大家帶來楊徽之的《寒食寄鄭起侍郎》,一起來看看吧!

寒食寄鄭起侍郎

楊徽之〔宋代〕

清明時節出郊原,寂寂山城柳映門。

水隔淡煙修竹寺,路經疏雨落花村。

天寒酒薄難成醉,地迥樓高易斷魂。

回首故山千里外,別離心緒向誰言?

首句“清明”字尾以“時節”二字,即將寒食包括在內。在此時節“出郊原”春遊,是宋時風俗,如邵雍《春遊》詩即有句雲:“人間佳節唯寒食。”

第二句“山城”點明詩人出遊的地點。“寂寂”,用疊詞渲染周圍的環境氣氛。柳則是帶季節氣候特徵的植物,不但唐人韓詡有“寒食東風御柳斜”名句傳世,而且宋人每逢寒食,即以楊柳等物飾於轎頂之上,四垂遮蔽。每戶且以“面造棗(飠固)飛燕,柳條串之,插於門根”(《東京夢華錄》卷七)。因此,“柳映門”是寒食特有之景。

頷聯二句二景:一遠一近,一朦朧一清晰,如畫家構圖,色調和諧,筆觸錯落有致。同是寫寒食清明,柳永《木蘭花慢》詞:“拆桐花爛漫,乍疏雨,洗清明.正豔杏燒林,湘桃繡野,芳景如屏。”而在楊徽之筆下,則是“水隔淡煙修竹寺,路經疏雨落花村”,如此色調淡雅、風物悽清之景,與前“寂寂山城”相呼應,與都城寒食時繁華熱鬧景象形成鮮明的對照,曲折委婉地表達了詩人被貶後的愁思。

頸聯即景抒情。“天寒”,點出寒食節乍暖還寒的氣侯特點。“酒薄”,暗示山城的荒僻。自唐至宋,均有寒食掃墓之俗。此時此景,登高見之,倍生思家之念。詩中“易斷魂”,由“地迥”和“回首故山千里外”而來;而“難成醉”也與此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這兩句與范仲淹《御街行》詞“愁腸已斷無由醉。酒未到、先成淚”,有異曲同工之妙。據說宋太宗很欣賞楊徽之的詩,特地挑出十聯寫於屏風,其中就有這一聯。

尾聯之妙,在以問句作結。詩人本有一腔“別離心緒”,噴湧欲出,這裡以“向誰言”出之,於“露筋骨”之中,仍為唱嘆之音,與全詩的基調和諧一致。

作者於西昆體盛行之時,能不雕金鏤玉,不堆砌典故。額聯平仄稍作變化,頸聯雖對得很工,然而略有“流水對”之意,仍有自然流轉之美。全詩無論是內容,還是藝術手法,都顯得自然而清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