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建《落第長安》 作者寫出了無顏歸家的無奈與悲傷

2022-04-26 15:30:13 字數 1188 閱讀 4022

常建(708年—765年),祖籍邢州(根據墓碑記載),可能是長安(今陝西西安)人

,唐代詩人,字少府。開元十五年(727年)與王昌齡同榜進士,長仕宦不得意,來往山水名勝,長期過著漫遊生活。後移家隱居鄂渚。天寶中,曾任盱眙尉。常建的現存文學作品不多,其中的《題破山寺後禪院》一詩較為著名。那麼下面趣歷史小編就為大家帶來常建的《落第長安》,一起來看看吧!

落第長安

常建〔唐代〕

家園好在尚留秦,恥作明時失路人。

恐逢故里鶯花笑,且向長安度一春。

考場失意,千百年來就是讀書人心中永遠的傷痛,無數士人在仕進之旅中嚐盡辛酸。古往今來,不知有多少文人墨客將這種情緒訴諸筆端。常建的《落第長安》和無名氏的《雜詩》就充分刻畫了金榜無名的失望和痛苦,無顏歸家的無奈與悲傷。

隋唐以後,科舉考試成了大多數封建士子的唯一仕進之路。由於進士科的地位重要,中不中進士往往決定了一個人的命運。詩人杜甫由於屢試不第,所以終生潦倒;章孝標落第後,有一首歸燕詩:“舊樑危巢泥已落,今年礙向社前飛。連雲大廈無棲處,更望誰家門戶飛。”反映了落第舉子淒涼徬徨的心態。然而常建的這首詩不同,整個情緒是高亢的,表達了詩人發憤雪恥的決心,反映了開元盛世那蓬勃向上的時代氣息。

“家園好在尚留秦”的意思是:我的家園依舊還在長安附近的秦地。這突兀其來的起句,分明是在回答別人的疑問,人們都知道,進士科競爭十分激烈,絕大多數應試者要被淘汰,那些天南地北、遠離家鄉的落第者中,肯定有一大部分舉子客居長安,以待明年再試的。杜甫為求功名就是困守長安十年的。但是對於家在秦地的常建來說,滯留長安顯得不合情理,可能會有外地的舉子向他發出了疑問:你大概遷徙到外地了吧。為什麼不回家呢?所以詩人起句就先回答這一個問題,接下來再作解釋。

二、三兩句寫落第後的心理活動。古人說“知恥近乎勇”。“恥”字表現了詩人承認失敗、不甘心失敗的巨大勇氣。第三句的“笑”有歧義,有人解為嘲笑,意謂“託言鶯花笑人”。但這樣的話,結句就純屬消極躲避了。其實鶯花笑是鶯啼花開的意思。初唐岑羲有“花笑鶯歌迎帝輦,雲披日霽俯皇川”的詩句。鶯花是春日裡可供賞玩的代表景物,與結句“春”呼應。古人說:“一年之計在於春”。詩人是說唯恐碰上故里鶯花爛漫的春光,因為它容易觸起往日的遊興而蹉跎歲月,進而會造成再試不第的尷尬局面,故爾主動迴避。這是由“恥”轉生的危機感、恐懼心。

在這兩重心理活動的基礎上,才有結句的決心:家在思恥而不返,“且在長安度一春”。可想而知,這一春是客居求靜、閉門苦讀的一春。有道是:有志者事竟成,常建終於進士及第,如願以償。失敗是成功之母;結合常建生平理解這首詩,似乎可以領悟到一些人生的哲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