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空曙《雲陽館與韓紳宿別》 此詩波瀾曲折,富有情致

2022-04-26 15:30:12 字數 1134 閱讀 2918

司空曙(720年-790年),字文初(《唐才子傳》作文明,此從《新唐書》),廣平(今河北永年)人,唐朝詩人,約唐代宗大曆初前後在世。為人磊落有奇才,與李約為至交。他是大曆十才子之一,同時期作家有盧綸,錢起,韓翃等。他的詩多幽悽情調,間寫亂後的心情。詩中常有好句,如後世傳誦的“乍見翻疑夢,相悲各問年”,像是不很著力,卻是常人心中所有。那麼下面趣歷史小編就為大家帶來司空曙的《雲陽館與韓紳宿別》,一起來看看吧!

雲陽館與韓紳宿別

司空曙〔唐代〕

故人江海別,幾度隔山川。

乍見翻疑夢,相悲各問年。

孤燈寒照雨,深竹暗浮煙。(深竹 一作:溼竹)

更有明朝恨,離杯惜共傳。

這是首惜別詩。詩寫乍見又別之情,不勝黯然。詩一開端由上次別離說起,接著寫此次相會,然後寫敘談,最後寫惜別,波瀾曲折,富有情致。“乍見翻疑夢,相悲各問年”乃久別重逢之絕唱,與李益的“問姓驚初見,稱名憶舊容”也有異曲同工之妙。

上次別後,已歷數年,山川阻隔,相會不易,其間的相思,自在言外。正因為相會不易,相思心切,所以才生髮出此次相見時的“疑夢”和惜別的感傷心情來,首聯和頷聯,恰成因果關係。

“乍見”二句是傳誦的名句,人到情極處,往往以假為真,以真作假。久別相逢,乍見以後,反疑為夢境,正說明了上次別後的相思心切和此次相會不易。假如別後沒有牽情,相逢以後便會平平淡淡,不會有“翻疑夢”的情景出現了。“翻疑夢”,不僅情真意切,而且把詩人欣喜、驚奇的神態表現得維妙維肖,十分傳神。即使說久別初見時悲喜交集的心情神態,盡見於三字之中,也是不為過的。

頸聯和尾聯接寫深夜在館中敘談的情景。相逢已難,又要離別,其間千言萬語,不是片時所能說完的,所以詩人避實就虛,只以景象渲染映襯,以景寓情了。寒夜裡,一束暗淡的燈火映照著濛濛的夜雨,竹林深處,似飄浮著片片煙雲。

孤燈、寒雨、浮煙、溼竹,景象是多麼淒涼。詩人寫此景正是藉以渲染傷別的氣氛。其中的孤、寒、溼、暗、浮諸字,都是得力的字眼,不僅渲染映襯出詩人悲涼暗淡的心情,也象徵著人事的浮游不定。二句既是描寫實景,又是虛寫人的心情。

結處表面上是勸飲離懷,實際上卻是總寫傷別。用一“更”字,就點明瞭即將再次離別的傷痛。“離杯惜共傳”,在慘淡的燈光下,兩位友人舉杯勸飲,表現出彼此珍惜情誼和戀戀不捨的離情。惜,珍惜。詩人用在此處,自有不盡的情意。綜觀全詩,中四句語極工整,寫悲喜感傷,籠罩寒夜,幾乎不可收拾。但於末二句,卻能輕輕收結,略略沖淡。這說明詩人能運筆自如,具有重抹輕挽的筆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