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吉《惜芳春 秋望》 這支散曲小令就綽有宋詞的韻味

2022-04-26 15:30:11 字數 1141 閱讀 4921

喬吉(約1280~1345),

字夢符,號笙鶴翁,又號惺惺道人。太原(今屬山西)人,元代雜劇家,他一生懷才不遇,傾其精力創作散曲、雜劇。他的雜劇作品,見於《元曲選》、《古名家雜劇》、《柳枝集》等集中。散曲作品據《全元散曲》所輯存小令200餘首,套曲11首。散曲集今有抄本《文湖州集詞》1卷,李開先輯《喬夢符小令》1卷,及任訥《散曲叢刊》本《夢符散曲》。那麼下面趣歷史小編就為大家帶來喬吉的《惜芳春·秋望》,一起來看看吧!

惜芳春·秋望

喬吉〔元代〕

千山落葉巖巖瘦,百尺危闌寸寸愁。有人獨倚晚妝樓。樓外柳,眉暗不禁秋。

起首兩句對仗,托出了“秋望”的題面。兩句的角度不同,前句是望中的秋景,後句是秋望的所在地與望者的心情。但兩者又是互為映發的,其間的維繫就是一種悲秋的情調。先看前句。“千山落葉”是深秋常見的景象,而作者則強調其“瘦”的特徵,且謂“巖巖瘦”,簡直是嶙峋骨立。但同樣的景象,前人也有“落木千山天遠大”(黃庭堅《登快閣》)的感受,可見景語本身無不帶有觀察者的主觀感**彩。再看次句,“百尺危闌寸寸愁”,就明白地點出了“愁”的無處不在。這一句寫的是人物的感想,登高望遠,處處見山川蕭瑟,時令肅殺,倚遍闌杆,始終心情黯然。“寸寸”二字,見出了傷愁的細膩多端,令人遐想。這樣,前句的寫景便成了愁意的外化,後句的言愁也有了物象的襯托,從追尋兩者的聯絡來看,甚而會使讀者產生望山的愁人也是“巖巖瘦”的聯想:這就是詞曲常用的“暗映”手法。

第三句補明瞭“百尺危闌寸寸愁”的主角形象,用語清疏,而同樣瀰漫著哀怨悱惻的氣氛。“晚妝樓”顯示了主人公是一名年輕女子,“晚”雖是“妝”的修飾詞,卻同時有著時近黃昏的暗示意味。“晚妝樓”前著“獨倚”二字,清楚地表明瞭她獨守空閨的思婦身份,令人聯想起“梳洗罷,獨倚望江樓”(溫庭筠《望江南》)、“暝色入高樓,有人樓上愁”(李白《菩薩蠻》)等前人詩詞的意境。全句是一幅人物剪影,更是畫龍點睛之筆。它迴應並揭示了前兩句的句外之旨,使讀者恍然理解了她登樓遠望、倚遍危闌的真正用心是在於懷人,而不只是悲秋。

結尾二句毫不鬆懈,將“秋望”的哀怨之意推到了十分。“樓外柳”是女子引領注視所在,既然“千山落葉”,柳葉“不禁秋”自是意料中事。但古人又常以柳喻女子眉,所謂“人言柳葉似愁眉”、“芙蓉如面柳如眉”,則末句的“眉暗不禁秋”就成了巧妙的雙關。“瘦”、“愁”、“獨倚”、“不禁秋”,至此便傳神地完成了女子本身形象的寫照。

古人有“詞密曲疏”的說法,其實在宋詞的小令中,也常以清疏之筆收韻遠雋永之效。這支散曲小令就綽有宋詞的韻味。